我的父親

胡志遠

發布時間:2021-12-30  點擊數:249



昨天和一個朋友聊天,他跟我說他很糾結,我問為何?他說不知道自己出去闖,值不值得,因為沒有陪伴孩子成長。

他的話,好像點中了我的思穴,把我的思緒一下就拉到了童年。

那時候,我爸爸是個篾匠,經常要去很偏僻的山里幫人家打工做事,有時一去就是十天半個月。那時,村里沒有幼兒園,所以我從來沒有進過幼兒園的門,也沒有受過所謂的學前教育,直接上一年級,那時小學是五年制。剛入門感覺語文很難,老師又非常嚴厲,每天要提問,回答不來,戒尺伺候。開始很怕,后來才明白戒尺本是南山竹,學生不打書不讀"。剛開始學拼音,摸不著頭腦,我那個時候真的好希望爸爸在身邊,這樣就有人教我了。學不來,有時我就急得在家里哭。更可笑的是,有一次還躲在床底下,害怕得不去上課。媽媽要拉我去上學,外婆說才六歲這么小。當初為什么要讓我上學,我媽說是我自己主動要求上學的。事實也確實如此,因為上學前我對上學充滿了好奇,我感覺是件很好玩的事情。

不知為何,六歲上一年級的事情,印象如此深刻。長大后,有一次我無意跟爸爸聊到了這個事情,爸爸沒有說話,長長嘆了一聲氣。但從這一聲嘆息中,我深深品味到父親的愧疚和無奈,無法在身邊照顧妻兒的愧疚,迫于生計出去打工的無奈。

小時候的經歷,讓我覺得,以后不管再苦再累,小孩學習的時候,尤其是剛入門的時候,我都要在他身邊。理想是美好的,現實是殘酷的。生活也許會讓我如爸爸一般無奈,但我會努力的。

我讀四年級的時候,爸爸換了工種,買了輛三輪車,后來又從三輪車換成農用車、小貨車,開始了將近三十年的司機職業生涯。

11歲讀初一,我開始在學校住宿,因為我從沒離開過家,所以開始我很不習慣,經常偷偷哭。晚上上完晚自習,一個人有時還趁著月光偷偷跑回家,路上黑的嚇人,可我太想家了。有一次被爸爸碰見了,爸爸嚴厲批評我,說:現在不鍛煉自己,以后上大學,你還能每天跑回家嗎?11歲的我,對上大學還沒有概念,然而爸爸的威嚴讓我后來晚上再也不敢回家了。不過爸爸的話,卻像一粒種子,讓我意識到一點,我以后是要上大學的。

由于初中、高中,都是在學校寄宿,我變得越來越獨立。填高考志愿的時候,幼稚的我突然想掙脫家里的束縛了。由于各種因素,我選擇了大西北的高校。我第一次出遠門,爸爸帶著我坐了40個小時的綠皮火車。安頓好我后,他又一個人坐火車回家了,后來我才明白有多辛苦。

工作后,也曾經有過困難的階段。十多年前,在最困難的時候,我回家待了兩天,家無疑是我最溫暖的港灣。在家我什么都沒說,但是知女莫若父。送我上車前,爸爸對我說:人生就是不斷拼搏、不斷奮斗的過程。你要努力去拼搏,去奮斗,少壯不努力,老大徒傷悲。我很驚愕,這是一個初中都沒畢業,快五十歲的老人對我說的話。那情那景那種精神,我一輩子忘不了!

我越來越體會到父母對孩子的愛多么深沉,盡管他們言語上不會說愛你,但是做的點點滴滴很感人。家一一永遠是人生旅途中最寧靜,最溫馨和最安全的港灣。


HEYZO无码精专区综合